香蕉app无限观影下载

() “谁说赫敏和卢娜吵架了!”

“不是你说的吗?”

“我只是说,昨晚赫敏和卢娜好像就玛卡的事情争论了一番先不说‘争论’和‘吵架’的区别,你们是把我说的‘好像’这个词给无视掉了吗?”

金妮从走廊那头快步而来,先是冲着哈利和罗恩发了一通脾气,随后便又转过头对玛卡歉然道:

“对不起,玛卡,我就不该和这两个家伙说些多余的话……”

“呃,没事,他们俩的事先放一边,”玛卡来回看了看哈利他们和金妮,这才一头雾水地道,“金妮,那你能告诉我,卢娜都对你说了些什么吗?”

见自己两人似乎闹出了一场不小的误会,罗恩与哈利都纷纷闭上嘴站到了一边去。而金妮在听到玛卡的话之后,顿时便回想着道:

“其实卢娜说得不多……你知道的,这种事她很少会和别人说起。我记得当时她提到说,赫敏昨晚找到了她,想让她来劝你别总是为了我们那么拼命。但是卢娜觉得不是这样的”

“哦?”玛卡点点头,示意金妮接着往下说。

“嗯,卢娜觉得,你这么做也不是为了我们。”金妮道,“她说,你之所以会走得比我们每一个人都要快,只是因为你在不停地寻找着什么。她还说,她偶尔会发觉玛卡你……很孤独。”

“‘很孤独’?”

这回玛卡是真的有些惊讶了。

漂亮清纯户外打伞的单车女孩

即便是他自己,这一时半会儿也是在愣了一下之后,才反应过来这句“孤独”当中的含义。

“对,卢娜是这么说的。”金妮颔首道,“虽然我不是很明白她的意思,可事实上,我有时候也能感觉到,你好像和我们大家都一直有一种……”

“有一种什么?”

玛卡随即追问了一声,可她却并没有把话说完,只是看着玛卡轻轻眨了眨眼睛。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金妮是真的不知道怎么说吗?不,她只是没办法将“有一种距离感”这句话,当着玛卡的面说出来罢了。

但是就算她不说,玛卡也隐隐约约地感受到了她欲表达的大概意思。

“好吧!”心情多少有些复杂地笑了笑,玛卡点点头道,“那么再然后呢?赫敏之后还说什么了吗?卢娜有没有提到?”

金妮闻言,顿时摇起了头。

“没有了,”她说,“卢娜没有说太多,只是看她的样子我觉得,她与赫敏之间的争论应该没发展到太过不愉快的情况……今天早上赫敏的状态也很正常。”

“那么,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之后我会直接去找她们再了解一下的。”

玛卡再度朝她露出了一个笑容,跟着终于双眼一斜,将目光又放到了旁边哈利和罗恩的身上。

“至于你们俩……虽说刚才你们所说的话让我感到很高兴,但是一码归一码,给我到处造谣生事可不行!听着大家一见到我就让我去休息,我还以为我明天就该进棺材了呢!”

盯着哈利与罗恩好好地瞪了两眼,他忽然又摊了摊手道:

“看样子,你们是要做的事太少了才会这么闲的……为了让你们剩下的圣诞假期过得更加充实些,直到开学为止你们就跟我一块儿留在圣芒戈当义务工吧!”

“那我也留下来,当他们俩的监工!”

“不行!”“不、不好吧”

看着金妮那对颇有些不怀好意的视线,罗恩立马反对了一声。而哈利作为金妮的男友,他虽然也有着不好的预感,却碍于关系只能向她委婉地表示抗议。

可惜的是,金妮这兴头一起,又哪可能理会他们两个的意见?

然而,玛卡这回却也随之耸了耸肩。

“金妮,不得不说,我也认为你最好回家去”

“玛卡连你也……为什么?”金妮登时心有不甘地道,“难道你也觉得我还小吗?我知道这里可能还不安,但是”

“不不不,”玛卡立即打断了她,“这和年龄无关,纯粹是因为……还记得吗?你和卢娜今年可也到五年级了!”

“哦对,没错!”哈利和罗恩在旁边齐声道,“五年级!o.w.ls考试!”

玛卡这时,也是一脸微笑地拍了拍她的肩膀。

“瞧,就是这样。”

……

“哈利,给伍兹先生再加一瓶滋养剂小心点,别像昨天那样弄洒了。”

“罗恩,你帮伍兹先生多垫个枕头,然后拿卷纱布给我。”

一边为下一名伤患进行检查,玛卡一边又愉快地使唤着罗恩与哈利。偶尔一回头,便能看到两张非常苦逼的脸,这就让他感觉圣芒戈里的枯燥生活也仿佛变得不那么无趣了。

听着两人应声去他身后那个床位递东西,玛卡摇

了摇头,遂即俯身道:

“凯茜,今天感觉怎么样?”

“还行吧!”

见这张病床上的小姑娘还是平日里那副小大人的模样,也不禁露出了一个有趣的笑容。

这是目前圣芒戈里年龄最小的一位患者了。才八岁的她却总是不希望别人将她看作是个孩子,而她自己似乎也觉得自己已经够大了,所以常常摆出这幅老气横秋的架势来。

“玛卡,我觉得我都好得差不多了,应该可以出院了吧?”她靠着枕头坐在病床上,还故作惋惜地道,“哦,出去以后我会记得想你的。”

“那可真是太好了,我就知道你不是那么薄情的姑娘。”

玛卡一边配合着她随口闲聊,一边将她的右臂轻轻托起,然后晃了晃手指让那些缠绕在她手臂上的绷带和纱布都自己解开脱落了下来。

倏地,一层依稀可辨的黑色火焰没有了纱布的阻碍,立刻就浮现在了小凯茜的手臂上,隐然间无风自动。

只是随意看了两眼,玛卡便从罗恩手里接过了新的纱布,并没有上什么药就直接换了上去。

“只可惜,你虽然是一位非常美丽博学的小姐,但在治疗方面还是得听我的。”他轻笑着道,“再住两天吧!要是明天看不到你了,我可是会哭的。”

“噢”小凯茜好似无奈地道,“好吧!那就看在你是个帅哥的份上……记得中午给我带点儿甜松饼。”

“这是我的荣幸,美丽的凯茜。”

玛卡把她重新缠好绷带的胳膊复又放下,顺手拍了拍她的手背道。

“好了……罗恩、哈利,我们去下一个房间。”

然则,刚离开这间病房的玛卡却并没有接着往前走,而是无声地就在门边站定了。就连罗恩与哈利也不用他招呼,也一同跟着他默默地推着小推车等在了墙边。

不过比起玛卡的平静来,他俩的表情中却都好似多了几分黯然。

片刻之后,那间病房的房门便又再次被打开,一道略显消瘦的身影缓缓走了出来。

“麦克莱恩先生……”

“皮尔斯夫人,你好。”

玛卡转过身,冲着这位女士点了点头,脸上还带着他一如既往的平和微笑。

“你好,”皮尔斯夫人稍显疲倦的道,“麦克莱恩先生,谢谢你……这几天凯茜真的很开心,这都是多亏了你,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才好……”

“多给点儿治疗费就行了。”

玛卡的这个小玩笑,即使是满脸倦容的皮尔斯夫人也不由得为之莞尔。而从她的笑容中便可以看得出来,这位近来愈发显出瘦削老态的女士,原本应该是一个很美丽的女子。

“谢谢,”在再度表达了内心的感激之后,她才又忍不住道,“说真的,我一直都在担心小凯茜……我甚至都不知道究竟应该怎么办才好,真的……”

才没说几句话,她便又开始哽咽了起来,可见她的内心已然是被某些压力倾轧得有些残破不堪了。

对此,老实说,玛卡也无法轻易就让她有所释然。

事关骨肉亲情,皮尔斯夫人的这份悲伤,着实让人心生无奈。可不管怎样,他还是尽可能地保持着自己脸上的笑容。

总不能像罗恩和哈利那样,只懂得苦着一张脸吧?

“皮尔斯夫人,你也别想太多了……我虽然不是真正的治疗师,但我也会尽力的。只要还有一丝希望,我们就都不应该放弃,可有时候我们也需要让自己放松一些……”

“要知道,如果总是皱着眉头,幸运可是不会降临在看起来太丑的人身上的。”

在听到玛卡的这句话后,她眉宇间的紧蹙总算是微微舒展了一些。

“是的,哦……我今天早上在盥洗室看到了……”皮尔斯夫人道,“要是放在以前,我是绝对无法想象我会变成现在这幅模样的……但愿小凯茜不会嫌弃妈妈太过丑陋。”

“她很懂事的,不是吗?连她自己都觉得她已经很成熟了”玛卡说完这句话,随后便伸手示意道,“请吧!皮尔斯夫人,别让凯茜等太久!”

“好的,今天也麻烦你了。”

望着玛卡与皮尔斯夫人往走廊另一头并肩行去的背影,哈利和罗恩互相对视了一眼,之后才双双叹息着推起小推车,匆匆也跟了上去。

“也不知道还有多久……”

“是呀,可怜的小凯茜。”